系主任的話

特別報導
  第26屆李克讓教授獎學金頒獎典禮
焦點人物
  學以致用立典範 綠能產業領航者-專訪林大惠特聘教授(68級)
  高瞻遠屬 擘劃新世代產業關鍵技術的先行者-專訪李森墉特聘教授(63級)
  產業攜手共進 積極創新 共創互利雙贏-專訪朱銘祥教授(67級)
系務動態
  2013年度機械系尾牙活動

馬成九教授祝壽101歲

教師園地
 

馬達傳統領域變革 推動產學合作的模範-專訪 蔡明祺講座教授

學生園地
  學生榮譽榜
系友園地
  以業界觀點來看學界 如何培育學生來接軌產業界的需求-和和機械公司林志遠董事長(59級)


歡迎系友投稿或意見提供
連絡方式:
sophy@mail.ncku.edu.tw
 


文、圖/劉彥辰提供
產業攜手共進 積極創新 共創互利雙贏

專訪朱銘祥教授(67級)


劉彥辰問(以下簡稱問)以您回到成大機械系任職至今近三十年,曾參與過那些與業界合作之研究計畫?在執行產學合作的過程中,有沒有印象深刻的經驗與分享。

朱銘祥答(以下簡稱答)我跟業界合作經驗主要包含了東台精機與上銀機械,還有一些如工研院、中科院、台電等法人機構與政府單位;其中印象比較深刻的合作經驗是東台與上銀。東台那時候的總經理嚴瑞雄先生是我的大學同學,主要的目標是要把綜合切削機進行結構最佳化以降低成本。崔永晉教授、何旭彬教授和我三個人一起合接了東台的產學計畫;何老師做有限元素分析,而我和崔老師一起指導學生進行模態測試(model testing)。計畫的成果幫他們減輕綜合切削機(machining center)的重量,並減少了成本。

至於上銀公司的部分,因為他們要多角化經營,所以幾年前開始投入醫療器材的研發。由於我長期做肩肘復健機器人相關的研發,上銀的產品發展部資深協理屈岳陵博士直接找我談合作計畫。談了半年後,除了技轉本實驗室發展十多年的現有技術外,更配合技轉與該公司進行為期一年期的產學合作計畫進行肩肘機器人的商品化研究。業界的計畫通常需要在短時間內看到成果所以壓力比較大! 

問:以本系學生或者您指導過之研究所學生而言,產學合作的過程中可以提供學生甚麼樣的幫助?讓學生在學時就與產業界有所接觸,對未來進入職場帶來哪些優勢?

答:執行產學計畫對學生而言,主要的好處是可以早一點了解到產業界的現況,未來找工作時可以納入考慮。不過,我實驗室中不管是進行東台或者上銀產學合作的學生,最後都沒有到合作的公司去任職。例如執行東台產學計畫的學生,畢業後到光陽機車去工作了一年後轉到精密機械研究發展中心(PMC)工作。雖然如此,我認為產學合作仍對學生未來找工作上能有所幫助其實學生找工作的過程教授也只能媒合,學生考量因素很多例如地點、家庭等因素而選擇了其他的公司或產業。 

問:以您熟悉的醫療與醫工產業為主,廠商在研發上需要學校哪方面的協助?對於產學兩方面彼此的互利又有哪些建議或分享?

答:目前政府正在積極推動醫療器材產業,許多資訊和傳統產業的大公司,近年來都積極布局於醫療器材例如BenQ已經開發手術房內的照明和手術台等產品許多大公司如鴻海和上銀目前也在都在積極進行中。很多公司布局超過五年以上。廠商會找學校主要的原因是醫療器材有一個特質,就是產品在上市前需要經過認證。認證過程很麻煩,既要通過台灣的TFDA,又有很多的法規如GMP要遵守。學校能夠協助廠商的就是法規與測試;而且醫療器材又要在教學醫院裡面才有可能做人體試驗,所以上銀當初找到我們可能因為我們的優勢是團隊裡面有復健科跟神經內科的醫師。 如此一來,就可以協助廠商處理法規與TFDA相關的問題。其次則是學校能提供成熟的技術,業界現在也有能力搜尋我們的碩博士論文和國內外專利,然後主動來接觸。當然也看到有些業者向國外的大學技轉一些國內也有能力發展的技術,學界和業界間的確需要溝通平台。這幾年學校的技轉中心和前瞻醫療器材中心都很積極地媒合且有績效。 

問:台灣目前各大學漸漸將產學合作視為研究績效之評量依據,以您在研究型大學的角度,全面性地進行產學合作,協助廠商解決研發或產品上的問題,對台灣的大學與研究環境的發展有何影響?

答:這個其實是策略的問題,就比如說我們常常問「成大的定位在哪裡?」,那「台大的定位又在哪裡?」。其實這兩個學校不能用同一個指標來評量,每個所謂的研究大學,包括五年五百億的大學,教育部都給同一個指標在走。其實我一直覺得,教育部老是說要給大學鬆綁,其實根本沒有。因為他透過了專案補助的方式持續在掌握大學的發展方向。所以我們要思考的是成大的畢業生競爭力在哪裡?我們要拿什麼來跟台大或者跟國外的一流大學像MITStanford?

這麼多年來,我們一直以所謂的尖端研究為主要目標。在此一理念下,老師們的重點工作是就做研究與發表SCI paper,不免忽略產學合作。雖然近年來學校開始討論產學合作成果是否也可以當作升等的一個指標,但我覺得這兩件事情不見得是無關的。我認為老師們在找題目的時候,很重要的就是不管你的題目是理論的或很實際的,但是最終應該有一個應用為目標;只要你要朝那個目標去走,最後就會有實用的成果產出。

以我做復健機器人為例,一開始只是做一個理論的問題,研究中風病人的一個病理現象叫做「痙攣」。這個研究是我主持的三年期國科會計畫,團隊裡面有神經內科的林志勝主任,還有醫工系的陳家進教授。開始做的時候我也不懂中風的病理,但是因為跟他們合作做了四年,我們對痙攣有深入的了解,接著就想如何應用機器人在中風病人的復健。成大工學院跟醫學院很近,而且附設醫院的醫師有興趣做研究,所以接下來一起提國科會計畫作出第一代復健機器人,再跟醫師合作進行人體試驗開發新的治療的方法另一方面也修改第一代復健機器人。由於持續作所以才有後來的學界科專分項計畫及上銀科技的技轉 

問:以您擔任過本系系主任之經驗,對新進教師在研究、教學與服務之外,是否適合進行產學合作?若需要進行產學合作,有沒有一些建議與注意事項?

答:年輕的時候曾與資深老師合作去執行一些產學計畫,我是覺得年輕的老師不要排斥,因為說不定在那個過程裡面你又發現了一個值得一輩子去鑽研的題目。當時業界的研究需求層次不高,有些問題是屬於發展(development)的事情,所以也不盡然可以找到好的題目。可是現在業界的水準提高了,跟20幾年前已經不太一樣其實可以試著去接觸看看

最近就有一家電子廠直接跑來找我,要做腦波(EEG)控制的醫療裝置。這個是現在當紅的研究題目很多人想做,16年前我和林宙晴醫師開始只是想研究腦波有一特殊的現象叫做mu波。做了幾年以後,就想說怎麼將它用到臨床上因此先發展用mu波做on-off控制接著控制游標最後讓中風病人控制矯形手(orthotic hand)。年輕老師進行產學計畫有一點要注意的,就是會佔掉你很多的時間,所以自己要拿捏好。 

問:除了產學合作外,近年來不少廠商曾在媒體上或向政府反映大學畢業生無法立即投入為業界所用,您覺得此種產學落差的問題是否為常態?學界是否應該開始以就業導向來教育學生?這樣對研究型大學會造成何種衝擊?

答:我覺得這是業界去跟政府施壓的結果,其實我一直覺得大學任務在培養有能力的大學生和碩博士;大學部學生,應該教他基本的學識,到了四年級後可能要多一些比較接近實務的課程。但是,現在的狀況是學生到了大三就急著要準備升學,到了大四上學期,學生已經確定了要當兵或者準備考試,所以他們選課方面也不太注意。最大問題是大多數的機械系學生不是念四年,而是念六年(學士加碩士),所以這個主題是大學生,我覺得不對。那研究生出去以後,為什麼業界覺得有落差?落差在哪裡?研究生最主要的工作是碩士論文,所以應該是強調訓練學生獨立研究,獨立思考解決問題的能力這樣的人才到了業界可以適應得很好。當然現在有一些學校設計出產學合作program,比如說直接跟台積電或哪間公司合作。但是回過頭來去思考,會發現老師們對研究失去了主導權。老師就變成為特定廠商服務,長期下來可能妨礙整個學術研究的進步。

所以這個不見得對,長期來講我們應該鼓勵學生,尤其有意願唸到碩士、博士的學生,唸完後不是去大公司上班,而是把研發的成果spin off去開公司,我覺得這才是成大的定位。國外那些著名的大學如 MIT StanfordUC Berkeley學校的附近都是科學園區,裡面很多學校的畢業生出去新創的公司,這是我看到的現象。MIT有很多畢業生不是去大公司上班,而是出去開創新公司,而學校也投入一些資源這些公司做一做也許成功了,就會回饋給學校,我覺得研究型大學應該是做這種事情。

我覺得業界應該有能力訓練人才,問題的重點是我們訓練出去的學生是不是合格(qualified)?是不是有能力去學? 我跟崔老師共同指導的一名博士班學生,畢業以後找不到教職,剛好高雄這邊有一家工具機廠做高速主軸(high speed spindle)就聘他去。因為這個學生是做模態測試(model testing)的,所以他去公司後,一個月就幫他們解決主軸振動(spindle vibration)的問題。另外有一個最近畢業的學生,也就是做復健機器人這個學生;因為上銀科技在台中他不想去只想待在南部畢業後到南科一家中鋼轉投資的公司,做揮發性氣體的小型偵測儀。他一去就把在學校學到的PID控制與模糊控制實現出來,並順利的幫公司解決了問題。所以我一直不認為要成大變成就業導向的大學,因為廠商那麼多,而成大機械系只有50幾位教授,哪夠服務那麼多公司其實廠商本來就要投入研發。但是,這其實也暴露一件事,就是我們整個高等教育因為過去十幾年的大量膨脹,造成學生的素質大降;產業界的反映應該來自於這個原因,而不能因此要求大學做就業導向的教學與研究。 

問:對沒有機會參加產學合作的大學生而言,在畢業前應該如何加強自我學識與實作能力,以符合目前產業界的用人需求?例如本系在大四的時候會有一些比較實務與實作的課程,讓學生有機會去接觸,了解一下他們目前產業界方面的相關資訊。

答:我覺得這個問題還好,前幾天接觸一個本系大二學生,他就很高興系裡帶他去參觀工廠。工廠參觀是本系的傳統,我當學生的時代至少參觀過四家以上工廠。以前的學生畢業前對業界並不陌生,因為系上規定暑假要校外實習兩個月,又常常舉辦工廠參觀。至於要開一些實作的課,我倒是同意,因為這種課程可以讓學生把大學前三年學的理論用出來,非常好。至於系上開授機械產業的課叫好不叫座的原因可能是大四同學還要升學,没有面臨就業的問題,所以你這時候給他這些東西,時間點可能不是那麼合適。或許只有那些規劃好畢業後就要去工作的學生,才會有興趣來修這樣的課。這個時代已經不是三十幾年前,一班70個人只有10人能進研究所,有60個人畢業後只能去當兵或者直接就業;學生沒有到那個timing,他怎麼會去想。國內的學生,因為大環境的關係對文憑比較重視,不太可能有像比爾蓋茲一樣中途放棄學業去創業的。建議大學部同學多利用本系媒合的校外實習機會以增加對業界的了解